• 204家公司去年净利增长 周期性行业表现突出 2018-03-26
  • 富国基金管理有限公司 2018-03-26
  • 3万余冬候鸟北京“打尖儿” 2018-03-26
  • 风口财经丨引巨头“竞折腰” 人工智能多“万能”? 2018-03-26
  • 早期西方人笔下关于广州的“关键词” 2018-03-26
  • 游客个人原因取消出行纠纷多 旅游部门提醒妥善规划合法维权 2018-03-26
  • 上海新制度试点后首个医械入市 2018-03-26
  • 中国人民大学发布《2017中国大学生创业报告》 高校创新创业教育向联盟化方向发展 2018-03-26
  • 玫瑰花酱竟有养生延寿奇效 2018-03-26
  • 国社@四川|四川“锦绣中国”民俗表演亮相科威特艺术节 2018-03-26
  • 龙华原创歌曲《文明花开 心绣未来》响彻深圳大剧院 2018-03-26
  • 中国航天行云工程启动卫星组建 计划发射80颗小卫星 2018-03-26
  • 北京各小学开学典礼精彩纷呈 首课满溢“中国精神” 2018-03-26
  • 广西加快西江经济带建设 主动融入粤港澳大湾区 2018-03-26
  • 洛神ol什么职业好哪个更厉害点深度解析 2018-03-26
  •   公告:pc站与wap用户数据已同步!
    手机站:m.dfc.bdzq08.com
    小说排行榜: 总收藏榜 | 完本排行榜 | 最新入库 | 最新更新 | 今日人气小说 | 本月排行 | 完本小说 | 穿越小说完结版 | 都市小说排行榜 | 玄幻小说排行榜 | 历史小说推荐

    三零二:最终时刻 上

    魔使。

      【魔】所收集的七人,其拥有【魔】本人的亲传,其各自代表七项罪恶,是【魔】之下作为代表的七个罪恶的化身。

      这点,因为不惑性曾被铭天持有过一段时间,所以孟祥拿到不惑性后,也多少有些了解。

      第一位魔使是庞充,其本质和铭天一样,是一个曾多次玩弄铭天于鼓掌之中的强者。

      虽然和铭天一样,其战斗力较差,但作为其本性的罪恶,贪婪,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故而被【魔】吸收为了魔使之一,目前不知所踪。

      可以说,如果没有魔使,就不会有七原善。

      铭天和祝爵的存在,其本身就是【神】为了对抗【魔】而吸纳的,拥有可以和魔使对抗之品质的特化型强者。

      而且,一旦成了魔使,就永远回不了头了。

      因为无论像天机星和天魁星这种仙人有多强,他们说到底,也只不过是魔元的【污染物】。

      而魔使,则和【魔】一样,是【污染源】。

      “你说…什么?”

      孟祥的全知性在鹿不为手中,鹿不为不肯归还,故而孟祥不能使用仙佛特有的预知未来的能力。

      但对于同样是仙帝的天机星,这番话是毫无疑问必须要相信的。

      他,是顶尖强者,以他的实力,完全可以全歼孟祥三人,占据着绝对优势的天机星没有虚张声势的必要。

      阿丑和鹿不为…两个孩子中,有一个的未来是会成为魔使?

      “怎么?不信吗?”天机星淡漠的问。

      “不可能!”

      阿丑一挥手,高喝道:“虽然不知道魔使是什么东西,但要我和你同流合污,绝不可能??!”

      鹿不为更是嗤之以鼻的吐了口唾沫:“我也一样,要我倒戈到你们的阵营,还不如杀了我?!?

      两个孩子的态度都十分决绝,可以看得出,阿丑和鹿不为是真心痛恨着把九重大陆变成这般惨样的巫教和神明族的。

      但是…

      孟祥一点都不感觉欣慰。

      就算天机星的神格因为魔元污染而被削弱,但说到底他也是真神,就算预言的只是一些画面碎片,但那是绝对的。

      没错,神格的预言是绝对的,是贯穿因果的,是必然的,只要被预言,无论你如何努力去避免,神格的预言是绝对不可能被修改的…绝对!

      但阿丑和鹿不为,到底是哪个会堕落?

      孟祥仔细思考了一下。

      不行,想不出!

      鹿不为性子暴躁,要说他会堕落,确实是可能,毕竟他这种粗暴不知进退的个性,很容易走歪路。

      返观阿丑虽然个性正直,但他背负着任家的血,任逍遥临终也对他发出过恶毒的诅咒,不出意外的话,他命中注定会有一场试炼,这就是因果。

      仔细分析下来,两个孩子堕为魔使的可能性当真是五五开。

      “呵呵,两个孩子里既然有一个会成为魔使,我自然不能杀,但是你,孟祥!你是一个阻碍,所以杀了你,还是可以的?!?

      天机星没有给孟祥更多的思考时间。

      如虎般健硕的身躯一震,就听一阵几乎将耳膜撕裂的轰鸣,伴随着大气的震颤,天机星释放了最大魔压!

      一股排山倒海的压迫感,毫无怜惜的袭向了孟祥三人。

      “唔…这是…”

      孟祥三人被这般魔压震到,也是个个面露死白!

      好重!

      这般魔压,沉重的宛如一整个位面都压在了后背似得,几乎要将人整个压成薄饼。

      就是修为最高的孟祥,在这沉重的威压面前,也是不由两腿打颤。

      无论怎么呼吸,都有种无法言语的窒息感。

      “那么,开始吧!”

      天机星的脸上,勾出一道阴冷的笑容,预示着最后一次残杀的开始。

      “说实话打了这么久,我也腻了!做个了结吧!”

      眼看着天机星出了全力,孟祥也知道,现在已是无路可退。

      今天自己和天机星,只能活一个!

      轰!

      身躯一震,再也不顾消耗和任何战术,孟祥额头延伸出了犄角,龙鳞铺遍全身,直接进入了无量修罗态。

      浮屠九灾的九灾战纹,和娑冥七界的彩虹七色,尽数闪耀。

      两股庞大的压迫感,在空气中无限的震荡着。

      还没有出手,天机星和孟祥的威压碰撞,就几乎让整个第二大陆都为之粉碎。

      无论今天战果如何,这第二大陆,恐怕是保不住了。

      只是可怜,到最后,都没能救出囚牛他们三人。

      带着这份愧疚,孟祥将威压提升到了极限。

      “我也来!”

      鹿不为一声爆喝,嘴唇似乎退化般的退到了几乎消失不见,满嘴的牙齿延伸成了钟乳石般锋利的獠牙,双眸喷出熊熊烈焰般的红光!

      “想杀孟大哥,先过我这关!”

      银色的剑意焚烧,阿丑整个人的气焰都形成了一支剑头般的形状。

      三人的威压合成了一股,与天机星无限的碰撞着。

      “有点意思,就看看你们能在我手底下坚持几秒吧?”

      死一般残酷的笑声席卷,天机星和孟祥三人再也没有多说什么,驱动身形,一跃冲向了对方。

      …与此同时…

      “该死,打不开??!”

      克洛诺斯反复将真元注入法阵,然而这传送法阵却总是亮了一下,就重新暗淡下去。

      因为惊天动地的战斗,使得传送法阵下方的地面开裂,法阵也因此产生了裂纹。

      撤退的八十多位强者就这样干着急的等着在场唯一一个有能力驱动法阵的克洛诺斯打开法阵。

      “怎么样?”鲲鹏急切的上前询问。

      众人只能眼巴巴的看着这一切,却无能为力。

      法阵的驱动,需要特殊的法术才行,原本一行人的高手中,有五六个会这种法术,但和潘恩的作战,他们全部战死,现在唯一有能力打开法阵的,只有克洛诺斯。

      但是,开裂的传送法阵已经无法驱动了。

      “不行了,这个法阵已经不能用了?!笨寺迮邓辜妇⑹?,最后回过头来,露出了几乎绝望的表情。

      这一刻,所有高手的脸上,都陷入了深深的绝望。

      “离这里最近的法阵在哪?”背着昏迷的女儿,狐媚儿焦急的问道。

      她倒不是怕死,只是不想让好不容易重新见面的女儿死在这里罢了。

      鲲鹏却是摇摇头。

      “这里是东图腾最西侧的传送阵了,再往西是西图腾的领地,他们的传送阵我们东图腾没能力驱动,想要到别的传送法阵,就必须往回走,而且要路过鲲鹏城?!?

      往回走?

      全场所有高手都不由倒吸一口凉气。

      那不是要路过孟祥的战???

      明明艳阳高照,但天空却像夜晚一般乌黑,明明没有云朵,天穹却是雷鸣四闪。

      从刚才开始,这个大陆的状况就越来越奇怪。

      而且远方,鲲鹏城的方向传来的威压,也仿佛毫无节制的在不停壮大。

      想要离开就必须要路过鲲鹏城?不就是要路过那种怪物的战???这和找死有什么区别?

      但现在看来,这个第二大陆好像也快崩溃了似得。

      战场所有人,都绝望的面面相觑起来。

      有些心智薄弱的强者,甚至都开始抱怨起来。

      “我们为什么要来这里??!”

      “早知道是这种情况,我就不参加了!”

      “就是,到最后什么战果都没有,还成了拖后腿的?!?

      这样的声音,在这个八十多人的队伍里越来越大。

      “不为?!笨寺迮邓雇蚨仅锱舫堑姆较?,在这绝望的时刻,不知为何,她竟然第一时间想起了鹿不为,那个粗暴而又单纯的男人。

      “我们死定了吗?”鲲鹏垂头丧气,一屁股坐在一块折断的横梁上,不知该如何是好。

      似乎,他们今天都得死在这了。

      然而这时。

      “喂,各位,孟祥在和天机星打架,这个大陆快要灭了,你们呆在这干嘛?还不快跑?”

      一个陌生的声音,从队伍的最后方传来。

      这声音带着中气,即使在雷鸣大作的现在,远近听着都一样像。

      全场所有人都同时回过了头,却看到,是一个穿着牛仔裤,冲锋衣,一头碎发,衣着气质和九重大陆格格不入的男子。

      “你是…”

      鲲鹏抬头,却是入眼的第一秒,就认出了这个仿佛凭空出现的男子是谁。

      反复揉了好几下眼睛,鲲鹏这才确定自己没有出现幻觉。

      不,这不可能!

      他…他…这种强者为什么会出现在这?

      这个凭空出现的男子似乎注意到了鲲鹏的视线,露出一个友善的微笑。

      “哟,你就是鲲鹏吧,小伙子长得挺帅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