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4家公司去年净利增长 周期性行业表现突出 2018-03-26
  • 富国基金管理有限公司 2018-03-26
  • 3万余冬候鸟北京“打尖儿” 2018-03-26
  • 风口财经丨引巨头“竞折腰” 人工智能多“万能”? 2018-03-26
  • 早期西方人笔下关于广州的“关键词” 2018-03-26
  • 游客个人原因取消出行纠纷多 旅游部门提醒妥善规划合法维权 2018-03-26
  • 上海新制度试点后首个医械入市 2018-03-26
  • 中国人民大学发布《2017中国大学生创业报告》 高校创新创业教育向联盟化方向发展 2018-03-26
  • 玫瑰花酱竟有养生延寿奇效 2018-03-26
  • 国社@四川|四川“锦绣中国”民俗表演亮相科威特艺术节 2018-03-26
  • 龙华原创歌曲《文明花开 心绣未来》响彻深圳大剧院 2018-03-26
  • 中国航天行云工程启动卫星组建 计划发射80颗小卫星 2018-03-26
  • 北京各小学开学典礼精彩纷呈 首课满溢“中国精神” 2018-03-26
  • 广西加快西江经济带建设 主动融入粤港澳大湾区 2018-03-26
  • 洛神ol什么职业好哪个更厉害点深度解析 2018-03-26
  •   公告:pc站与wap用户数据已同步!
    手机站:m.dfc.bdzq08.com
    小说排行榜: 总收藏榜 | 完本排行榜 | 最新入库 | 最新更新 | 今日人气小说 | 本月排行 | 完本小说 | 穿越小说完结版 | 都市小说排行榜 | 玄幻小说排行榜 | 历史小说推荐
    三分时时彩官网 > 修真小说 > 月神道 > 正文 公子伤不起

    第79章 第78话 吾将平生与君弈(下)

    少依凡身体被那道光洞穿后,笔直的坠落在地。胸口红色与蓝色血液不断交汇,却因为心脏的缺失,使得二者不断生着变化。

    身体因为贫血,开始出现麻木,甚至四肢在不断痉挛中,扭曲成了奇怪的形状。体内魂域中相对盘坐的青色神魂和红色神魂,嘴角都是一抹苦涩。自己修行时间算不得多长,但一向小心,可这次,面对多年未见的纳兰云馨,即便对方很陌生且充满敌意,自己依旧沉浸在记忆中,无法抛开一切去提防。

    或许就是这样一道光,当年断去了父亲手臂;也或许是这样一道光,伤了自己的“心”。

    魂域内的青色神魂看向红色神魂:“看来这一次,在劫难逃!与上次定州城生死之争,不过才几日时间,就要迎来真正的死亡,会不会不甘心?”

    “小青,说这话可就不像你了??!我拥有独立意识才几天?不可能对这世间有所留恋的,尽管我们的记忆是相同的,但尽人事,知天命,父亲就算在这叶城内,云馨就算不再认识我们,但终归是见到了。要说遗憾,谁会没有,只是说来太多吧”

    “不知道娘亲现在一切可好!师尊也有许久没见了”

    “小青你现在也婆婆妈妈了,很矫情啊喂。只是**即将死亡,生机消散而已。以入神境的修为,我们作为神魂没法离开肉身,更没法夺舍。但借此机会彻底成为神境影妖也未尝不可!”

    “让我一辈子都当影妖,我宁可就此神魂消散。想必这次九取和怪鸟肯定是不会出手的了。**若真的失去生机,怕满儿那里,会为这人间招来灾难!”

    “要说把人间都毁了,之前我认为是可能的。但昨日阵灵那番话,以及我们在满儿体内的精血被神秘力量逼出,我倒是觉得,过分担心了。我说小青,你还记不记得阵灵说过另一句话:我们的生死,要看青月宫答不答应!”

    “不答应能怎么样?难不成还能起死回生,我们现在这不就要死啦!不对,好像把什么重要的事情忘了?!?

    “天机谱!”

    “天机谱~”

    青色神魂与红色神魂几乎异口同声,只是说出三个字后,又都陷入沉默,因为完全不觉得在这紧要关头,天机谱能起到什么作用。

    “小青!既然到目前为止青月宫对我们都是袖手旁观,现在只能靠自己。时间不多了,还是试试吧!”

    “好!真能活着,后果一起扛!”

    “过去现在未来,天地玄妙重开!”

    “过去现在未来,天地玄妙重开!”

    青色神魂和红色神魂异口同声,念出了打开天机谱的法诀。

    一种古朴的气息,在魂域内弥漫开来?;暧蛏戏皆厩嗪斓陌素?,此刻渐渐隐去踪影,被几页遮蔽魂域空间的书页所覆盖?!疤旎倍至鞴馍炼?,重新恢复了黑色,归于平静。紧接着带有“天机”二字的封皮,化作了无数细小的光尘,如祥云一般围绕着剩余的几页。

    随后,第一页,第二页,第三页直至第七页,都没有出现任何字迹,同封面一样化作了无数光尘。

    “不带这么玩儿的!还指望你能有点用呢,现在全化作了尘埃,这不打击少爷我呢么!”

    红色神魂眼见天机谱只剩最后一页,几乎不敢抱有幻想。

    青色神魂却紧盯着天机谱第八页上出现的“挟翼”两字,看的出神。

    红色神魂不经意间注意到了青色神魂的举动,也循着视线再次向上方望去。

    依旧是只有“挟翼”二字,并无其他出奇之处。

    红色神魂正要开口询问青色神魂之时,一个显得有些古老,带着沧桑的声音响起。

    “一入此道,永无归路。你,可愿意?”

    “都要死了,你问我在意不在意归路,少爷我又不是吓大的,肯定愿意??!”

    红色神魂回答过后,青色神魂并没有立即开口,似乎还在犹豫。而这个声音问出“你,可愿意?”,显然是将青色神魂和红色神魂当做一体来问。此时只有红色神魂回答,并没有满足这一生问询。

    “愿意!”青色神魂终究是在沉思之后开口说出了答案。

    天机谱第八页传出的声音,似乎得到了满意的答复?!靶怼倍钟倘绫环倩僖话慊医?,露出了一页空白。

    如云雾缭绕在第八页周围的无数光尘,在这页空白上,依次铺开,无数光点闪现过后,原本空白的一页上,已经密密麻麻布满了古老的文字。

    青红神魂虽然不认识,但却清楚地明白,自己能看懂含义。

    “天地同源,万物同宗。此乃吾作为第八镇界使,穷尽数个纪元,一直秉持的真谛。但此刻,吾不得不承认,吾错了,甚至亦如其他几位镇界使一样,执迷不悟。

    大劫将至,谁能独善其身。但吾深知,自己即便每一次死亡都会急重生,每重生一次都会更强,但却依旧在这劫难的旋涡中,无法挣脱。

    吾以死入道,纵横亿万界,自认为能称为吾之对手者,并不多。然,劫已至,“死道”作为最先应劫之道,让吾最先看清了真相的冰山一角。

    哈哈,可笑,可悲,可叹。天地会同源?万物会同宗?若当真见识了天地之数量,万物之种类,又怎会如这井底之蛙。

    大劫之中,万道争锋。诸多事宜,亦非吾能轻易告之。望后生砥砺前行,得吾道精髓。若有幸能有面对诸天之时,自会与吾相见。

    既能看到此页,必是身处险境,已有觉悟。吾亦不会再大费周章,传经授道。这份厚礼,不必谢了!”

    青色神魂和红色神魂看完,面面相觑,却也并没有任何特别的事情生。

    但下一刻,这一页上的文字,带着磅礴的死气,挨个穿过青色神魂和红色神魂。

    就像被暴雨淋湿一样,青色神魂和红色神魂都已经无法出完整的声音,剧痛被一次次淹没在死亡之中。

    青色神魂死亡时,青色魂火熄灭,整个神魂犹如一滩青色的液体,迸溅地整个魂域,到处都是。而红色神魂也同样凄惨,神魂像被泼洒出去的鲜血,一次次挥洒在整个魂域。

    每一次神魂的死亡,都会心念神识全无;每一次神魂的消散,也都会让青红神魂清晰地感受到,自己是真正地又死了一次。

    然而,神魂每一次死亡、被彻底摧毁之后,都会如覆水重收一般,再次汇聚、凝实、诞生,并且拥有之前的记忆和能力。不同的是,每一次新生,神魂都会得到一个用自身命火凝成的字。最初并不清楚这些字有何用,可是当死亡新生的次数增加,这些字,慢慢形成了几句话,分别烙印在了青红神魂重新凝聚的身躯上。

    “死道,凭借死亡修炼。每一次死亡都会重生,每一次重生,都会使得身体和命魂强度得到提升,最终可以越死亡。

    身体初次死亡,必须以万人鲜血为祭才能重生,此后随着死境提升,所需鲜血之精纯,亦会成倍增加。故而需要在身体出特定指示时,不断厮杀,以精纯鲜血滋养。而命魂,如今已帮你淬炼过了,此后该如何,不再提点。

    死道巅峰方可成为镇界使,但吾已不再,死道之门无使镇守,必生祸端。故需你代吾行镇界使之责,镇守死道之门?!?

    终于在最后一次死亡新生后,红色神魂站稳身形,看着身上左胸位置的一团死气,有些匪夷所思。

    青色神魂却有些站立不稳,头晕目眩,似乎尚未适应这顷刻间亿万次的死亡与新生。不自觉地弯腰呕吐,但终究吐出来的,仍是一股死气。

    这一切,都只是几息功夫。

    少依凡的身体“嘭”的一声重重跌落在地上,但却又仅仅凭借双脚,直挺挺地站立而起。胸口的窟窿内,红色和蓝色的血液已经抱成一团,正在不断缩小。

    “来!”少依凡苍白的嘴唇微动,却出了一声方圆百里都清晰可闻的声音。紧接着,脚下一个似八卦却又不是八卦的八边形图案亮起,左手背上出现五片花瓣,而右手背上,第一次出现了与地面上八边形相似的图形。

    “他,他!难道不应该死了吗?”鹤儿惊讶地看着少依凡,却似乎是在询问,面纱下同样表情不自然的纳兰云馨。

    但下一刻,令纳兰云馨都不淡定的景象出现了。

    此前因为纳兰云馨施展炼金之术而毁掉了城墙房屋,近万具被侍女砍掉头颅的尸体,都散落在地上。而此时,他们正一个个快爬起,左手拖过自己的头颅,齐齐单膝跪下。

    他们的方向都指向了同一个人,少依凡。

    少依凡脚下八边形,以自己为中心,骤然分成了八块,分散成环状环绕在周围。而其中一块上,猛然亮起一个无法分辨颜色,却好像由很多颜色的光芒交织而成的“死”字。

    死气缭绕,犹如一道死门。门外隔着生,门内囚着死。

    而跪在少依凡前方的近万将士尸体,竟然不知从何而来的力量,齐齐拍碎头颅,脑浆夹杂着骨骼的碎末飞溅。身上剩余的鲜血,从颈部划出一道血蛇,直奔少依凡胸口。

    近万的血蛇在靠近地面的高度,向着少依凡游弋而去,只看的纳兰云馨和鹤儿,毛骨悚然。甚至身后准备去处理这些尸体的六名侍女,也都瘫坐半空中,不敢动弹。

    随着鲜血流干,近万的无头尸体迅变得干瘪,逐渐散出灰黑的死气,最后竟然连同盔甲武器在内,都化作飞灰一般,飞向少依凡身前的死门,消失了。

    而近万条血蛇,没入少依凡胸口的窟窿,却彷如泥牛入海,没有带起丝毫波澜,却并没有见到胸口溢出一滴鲜血。

    当最后一条血蛇消失,少依凡胸口出现了砰砰的心跳,胸口的窟窿急愈合,仿佛不曾受过一点伤害。而埋在胸口下的那颗“心脏”,此时无数青色血蛇蠕动,如附着在心脏上的无数蛆虫一般,生机勃勃。

    少依凡的脸色逐渐恢复,嘴唇红润。但他身上每一寸肌肤里流淌的血液,此刻都是蓝色。

    右手背上的八边形图案,同样变成了八道青色印记形成的门,随后其中一道亮起,又随着“死”字,沉没于皮肤之下。

    而体内魂域上方,天机谱第八页上的文字随之消散,转而又重新出现了“挟翼”二字。俩字瞬间飞出,猛然分别印在了青色神魂和红色神魂额头。

    “感觉拥有了无敌的技能,却又感觉自己签下了卖身契!镇守死门,还要不断杀戮真不是少爷性格!”红色神魂摇着头,不情愿,却也没办法。

    而这时,少依凡身体的额头上,出现了一对“翱翔翅膀”一样的青色图案。翅膀并不算大,只是位于印堂处。但却显得无比夺目。

    就连上方的纳兰云馨看到,也不禁说出了声。

    “居然是,神纹!”

    (本章完)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