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4家公司去年净利增长 周期性行业表现突出 2018-03-26
  • 富国基金管理有限公司 2018-03-26
  • 3万余冬候鸟北京“打尖儿” 2018-03-26
  • 风口财经丨引巨头“竞折腰” 人工智能多“万能”? 2018-03-26
  • 早期西方人笔下关于广州的“关键词” 2018-03-26
  • 游客个人原因取消出行纠纷多 旅游部门提醒妥善规划合法维权 2018-03-26
  • 上海新制度试点后首个医械入市 2018-03-26
  • 中国人民大学发布《2017中国大学生创业报告》 高校创新创业教育向联盟化方向发展 2018-03-26
  • 玫瑰花酱竟有养生延寿奇效 2018-03-26
  • 国社@四川|四川“锦绣中国”民俗表演亮相科威特艺术节 2018-03-26
  • 龙华原创歌曲《文明花开 心绣未来》响彻深圳大剧院 2018-03-26
  • 中国航天行云工程启动卫星组建 计划发射80颗小卫星 2018-03-26
  • 北京各小学开学典礼精彩纷呈 首课满溢“中国精神” 2018-03-26
  • 广西加快西江经济带建设 主动融入粤港澳大湾区 2018-03-26
  • 洛神ol什么职业好哪个更厉害点深度解析 2018-03-26
  •   公告:pc站与wap用户数据已同步!
    手机站:m.dfc.bdzq08.com
    小说排行榜: 总收藏榜 | 完本排行榜 | 最新入库 | 最新更新 | 今日人气小说 | 本月排行 | 完本小说 | 穿越小说完结版 | 都市小说排行榜 | 玄幻小说排行榜 | 历史小说推荐

    第一百二十一章 拜火教的古怪功法

    南楼峰与徐方易安顿好后,不约而同的离开房间来寻萧千离,二人在门口不期而遇,见面均是冷哼一声,互不理睬。

    刚走几步,立刻注意到路口的对峙,二人江湖经验均是极为老道,目光如电,只是瞥了一眼,便大踏步走了过去。

    “哟,阳明剑派南楼峰,长空派徐方易!”陆流光一眼见到二人走来,当下不惊反喜,嘿嘿怪笑道,“想不到一日之内同时见到西北武林三大宗门中人,陆某人当真是喜得手都痒起来了!”

    “你是何人?”徐方易目中精光闪动,沉声道,“看你们服饰与中原武林不同,莫非是来自外教?”

    南楼峰却目中煞气一闪,低喝道:“小友,可需南某代为打发么?”

    柳随风语气平和,缓缓道:“二位都是玉虚峰的贵客,些许宵小狂徒,还无需两位客人出手相助?!?

    “就凭你?”右侧的哈塔米掩口轻轻一笑,瘦削的身子一闪,已经逼迫至近前,如同舞蹈一般扑向了柳随风,双手一扬,两柄奇形弯刀已经握在手中。

    “哦?”见到那个瘦得如同芦柴棒一般的哈塔米出手,南楼峰与徐方易二人同时微微一惊,随即各自双眉紧皱。

    “对方似乎有特殊的功法,举手投足之间隐约与自然之风呼应,这门功法练到高深之处,想必御风而行也是大有可能!”

    一个清冷的声音从众人身后传来,南楼峰与徐方易齐齐转身施礼,道:“见过萧掌教!”

    萧千离微笑着还了一礼,笑道:“二位不在房里歇息,怎么有兴致出来观战?”

    南楼峰沉声道:“南某原本欲拜会掌教,只是见到这群蛮夷上山寻衅,故而在此观敌掠阵?!?

    徐方易冷哼一声,袍袖一挥,缓缓道:“在下虽与南楼峰势成水火,但是在此事的态度上,却是一般无二?!?

    萧千离微笑道:“有心了!只是既然二位来我玉虚峰做客,只管看戏便是!”

    此时柳随风展开太虚剑法,守御得泼水难进,只听“叮?!绷?,却是一剑双刀连珠般相交数十击,斗了个旗鼓相当。

    战至数十招开外,哈塔米精神倍长,口中呼啸连连,一对弯刀化作两道蓝光,整个人身躯仿佛都隐藏在光影之中,当真是迅捷无比。

    这边柳随风的剑招反而慢了下来,一招一式无不看得清清楚楚,剑尖如同带着万斤泥沙,晦涩无比,任凭对方攻势如潮水一般,弯刀攻至身前,却反而被柳随风的长剑带得跌跌撞撞,狼狈无状。

    二人以慢打快,转眼之间已斗至百招,此时南楼峰与徐方易二人都已经看出端倪,徐方易叹息道:“以拙胜巧、以不变胜万变,纯阳剑道精湛至此,连一个化初阶的小娃娃都有如此本事,这纯阳宫中良才美玉何其多也!”

    南楼峰默然不语,只是转头向远处望了一眼,正见到谢广陵腰悬长剑,长袖飘飘的站在高处,心中默念道:“广陵师弟,这纯阳剑道,莫非真的胜过我们如此之多么……”

    此时场中哈塔米越斗越是骇异,起先还能依靠灵动的身法和迅速变招克制对方的长剑,斗到后来,对方长剑一招即出,自己应对不及,反而身不由己的被带动身形。而任凭自己如何反击,却始终逃不开对方的横接竖挡,只觉对方的长剑如同长江大河一般,无论如何也攻不破对方的防御圈子。

    矮墩壮实的骆叶清见势不妙,大喝一声,右足重重一顿,顿时青石开裂,头前脚后,身子如同一颗炮弹一般重重向柳随风轰击过来。柳随风正在凝神应对哈塔米,却不料这人出此怪招,当下长剑一展,“唰”的一剑将哈塔米的身形带得转了半圈,又是一剑向骆叶清当头疾刺。

    只听“铛”的一声闷响,那骆叶清竟然以大头硬接了一剑,身子又如同弹丸一般跃开,摸了摸光秃秃的大脑袋,嘿嘿笑道:“好剑!”

    柳随风急忙撤剑,一眼见到剑尖上的一缕血丝,不禁心中微微一惊:这陨月剑何等锋利?全力一剑之下,对方竟然只是被刺破了一块油皮,这等刀枪不入的横练功法,当真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这边哈塔米也缓过气来,双刀一展,身子突然消失得无影无踪。

    “咦?”不仅是柳随风,就连南楼峰与徐方易都不由得大大吃了一惊,只有萧千离依然面带微笑,似乎对这种异状早有所料。

    “只有到了化神境界,才能与天地沟通,借助天地法则藏匿自身倒也不算稀奇……只是这种隐匿手法极为诡异,又似乎与我们对武学之道的理解大相庭径。这两人到底是什么修为境界?”

    南楼峰与徐方易二人均在心中暗暗盘算,只听旁边萧千离轻笑道:“区区旁门左道,也敢在我中原武林献丑?”

    南楼峰闷雷般的声音隆隆响起:“萧掌教莫非见过这种功法?”

    萧千离微笑着解释道:“这些人都是来自波斯拜火教,波斯与中原武学全然不同,他们虽然也了解一些阴阳五行之道,但是他们的功法来源却大大不同,这些人大多天赋异禀,本身所属分为地、火、水、风四门。刚刚这人天生便与风行亲和,故而能借助气流隐匿身形,看起来极为古怪,说穿了却是一文不值?!?

    南、徐二人闻言均是心里一动,各自感应探查一番,果然发觉有一团异常浓密的气流夹裹着飞来转去,顿时宽心大放。又听萧千离补充道:“此人真实修为大约相当于炼精化高阶之境,只是这功法却是极为巧妙,倘若寻常中原武林人士遇到,非要大大吃一个暗亏不可!”

    听到萧千离的解释,南、徐二人不禁对萧千离的见识广博又加深了一层,徐方易目中精光闪动,暗道:“此人来历不明,武功见识又是如此高明,难怪能剑震阳明。我长空派日后倘若对上此人,又该如何应付?”

    这次徐方易与孙飞云联袂而来,原本是打了探听虚实的心思,最不济也能展现一下长空派的实力。却不料萧千离应对得体,一番连消带打,竟然让徐方易寻不出半点破绽。此时见到连区区一个门下弟子都有这等修为,徐方易心中的忌惮也是越来越深。

    除了南楼峰之外,其余二人交谈声音都故意放得极低,萧千离是成竹在胸,徐方易却是存心要看柳随风的修为。只见柳随风微一错愕之下,长剑立刻回转,紧紧守住身前要害,丝毫不露破绽。

    这边骆叶清的身形展动越来越快,竟然以自身为武器,如同一颗涂了油的弹子一般,在地上蹦蹦跳跳,不时突然狠狠撞来,迫使柳随风不断变招接架。而哈塔米也偶尔从风中显露身形,霹雳般急速劈出几刀,又再度消失在风中。

    不远处的楚寻正扶着李承渊慢慢走来,见状大喝道:“大师兄,我来助你!”

    “不必!”柳随风突然哈哈大笑道,“些许宵小,还轮不到我师兄弟三人齐上!”

    他长剑一抖,抖出数十点?;?,连刺骆叶清眼、口、鼻等薄弱之处,即使骆叶清全身练得坚硬如铁,此时又哪敢硬接?一个缩身,如同一颗圆球般咕噜噜倒飞数尺开外。

    哈塔米见对手剑招用老,心中大喜,一跃而出,两把弯刀如电般向柳随风身后劈到。

    眼看就要将对手一刀剖背,却不料柳随风露出了一个古怪的笑容,长剑倒转,竟然朝自己的小腹倒刺了下去。见到这一招,楚寻、李承渊不禁齐齐惊呼。

    就在剑尖即将触及小腹之时,柳随风的身子也随之半转,长剑贴着小腹突然刺出,只听一声尖锐的惨叫响起,哈塔米腰腹被锋利无匹的陨月剑生生刺穿,一道血箭随之喷洒而出。

    骆叶清勃然大怒,“呜”的一声,从地上弹了起来,向柳随风疾扑。柳随风长剑尚未拔出,当下左手化掌为指,“嗤”的一声激射了出去,乃是一招《玄阴指》。

    骆叶清身在半空,还了一掌,身子顿时弹起,他这一身古怪武功也当真了得,只停顿少倾,便再度凌空下扑,双掌向柳随风头顶击落。

    柳随风嘿嘿一笑,左拳收回腰间,大喝一声,左拳轰然向上方击出,乃是一招《大弥天拳》。

    柳随风、楚寻与李承渊三人同门学艺,平时也处得极为相得,师兄弟三人虽是分别学了萧千离的一部分功夫,却常常在一起切磋比拼。李承渊杀性极重,《大弥天拳》与他也是相得益彰,施展出来凶悍无比,柳随风虽然性子与《大弥天拳》不相吻合,却也惊叹于这门武技的威力,也随着练了几招。

    只听“砰”的一声闷响,两股巨力重重撞在一起,柳随风足下青石顿时四分五裂,那骆叶清一个矮小粗壮的身子也被激得高高飞起,一头撞在旁边的山崖石壁上,轰然巨响声中,无数碎石纷纷落下,山道中顿时石屑飞扬。